2020最新南京公司注册流程及费用,吉客10年专注公司注册、法人及地址变更、公司注销、代办营业执照

南京公司注册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南京公司注册01 6076210 南京公司注册02 6076210
客户热线:17361896977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南京公司注册电话

公司假打,阿里打假 谁是受害者?

作者:南京公司注册 ID:862 / 打印

  

短短5天时间里,阿里“打假”就很快演变成国家公司总局的“假打”,阿里巴巴股票暴跌了15%,谁是真正的受害者?是阿里巴巴公司吗?  

阿里股票暴跌谁最心痛?  

原本轰轰烈烈的一场“打假”行动,最后又不免沦为一次“假打”式作秀。1月30日,公司总局领导的手和阿里掌门人的手没有任何意料地紧紧握在了一起,又一曲“相逢一笑泯恩仇”的狗血剧情。1月26日到30日的5天里,阿里股票暴跌了15%,那些可都是阿里高管、大股东持股员工白花花的美元啊?  

谁最心痛?除了股价暴跌之外,在阿里的“打假”和公司的“假打”瞬息万变的剧情之间,偷偷乐着赚钱的是阿里及其大股东,受损的是公权,看客和子民们呢?付出了眼球,收获的却是无情的嘲讽。  

短短5天时间里,阿里“打假”就很快演变成国家公司总局的“假打”,阿里巴巴股票暴跌了15%,谁是真正的受害者?是阿里巴巴公司吗?且让我们回溯一下这一曲“捉放曹”剧情的关键情节。  

第二幕:公司为什么要“假打”  

此次,阿里和国家公司总局斗法,有人称之为谱写了“官民关系的新篇章”,这样煽情的标题简直让人无法下咽。此次一部分外国投资者欲在美国市场起诉阿里巴巴,其证据就是国家公司总局1月28日在其官方网站上披露的《关于对阿里巴巴集团进行行政指导工作情况的白皮书》,早在半年多前的7月16日,在阿里即将赴美上市的关键时刻,作为国家公司部门的最高行政管理机构,就对淘宝网站中存在的诸如假货和管理不善问题,提出了极其严厉的批评,并要求马上改正,但为何这份“白皮书”却在阿里上市四个多月后,才作为这次双方假货风波争执中的“杀手锏”证明材料拿出来?  

换言之,淘宝网上交易中早已存在的假货问题,官民都是了然于胸。从普通消费者到执法机构,无非是两种流行看法左右:对于消费者而言,淘宝中的一些“非正品”非常便宜,有比较好的“性价比”;对于执法机构而言,淘宝上的假货和浙江义乌小商品市场的仿冒货一样,都是尾大不掉的中国市场阶段性特色,难以彻底根除。  

流行心态可以理解,无法理解的却是阿里和公司之间的微妙关系。作为阿里堂堂一家代表“国家形象”的、市值最高的国内互联网公司,对于行政部门的执法处理却非要初始以一个“店小二”对阵其中的一名主要执法者(刘红亮司长)的方式出现,这本是市井生活中屡见不鲜的的闹剧情节;后又以投诉这位司长发起不断掀起新高潮的“舆论战术”。  

如果诚如“白皮书”中所批评阿里的那样:“法律面前没有特殊的市场主体”,那么阿里的高调和傲慢底气来自于何处?难道这种超越法律之上的“特殊的市场主体”的“特殊性”是天生的吗?  

最可笑的是公司部门的出尔反尔。从1月28日上午,公司总局官网刊发《白皮书》全文,到当天晚上悄悄撤掉(保留了链接地址),再到第二天“完全消失”,这样的“假打”与其说是为了保护阿里免受美国律师的起诉(如果这份白皮书被认定为官方的执法证明,那么阿里高管就是知法犯法,势必将受到美国一部分投资者以“信息披露不充分”的集体诉讼,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但实质上却再一次确认和巩固了阿里的“特殊市场主体地位”,公权又玩了一次“自渎”!  

第一幕:阿里为什么要“打假”?  

在这一次阿里和公司的斗法闹剧中,最具悲喜剧色彩的是阿里在1月28日下午两点正式宣布投诉国家公司总局刘红亮司长之后,紧接着公司掌门人马云出面“即时成立由300人组成‘打假特战营’”,并向全社会招募“打假特战”突击队队员。  

这样的一幕“人民战争”场景是不是太多熟悉?从“游击队”到“突击队”,这场“全民战争”能解决一家商业企业的内部问题吗?  

(阿里股价5天里暴跌15%,谁最心痛?)  

有人替阿里算了一笔账,其实阿里完全有更省钱和有效的打假方法,比如成立一个专门负责打假的呼叫中心(CallCenter),招募200个小姑娘,每年的成本不到2000万元人民币,基本上就能将所有的假货问题曝光和解决,这点破费对于一家市值几千亿美元的上市公司来说,几乎是九牛一毛。  

阿里打假,不外乎两个目标:一是形势所迫,如此这般才能向公司总局、舆论和美国证监会今后提供更多的“打假证据”;另一方面,阿里股票自1月26日和公司总局“斗法”以来已经暴跌15%,如何去除这一负面消息对于阿里带来的长远影响,才是阿里高管2019年最大的“隐痛”。  

阿里股票暴跌见底了吗?笔者并不乐观。相信每一个人都为形势所迫,2019年必定是中国的“打假之年”,从“假老虎”到“纸老虎”,很难脱逃。  

阿里股票暴跌、盈利增长大幅下滑(最新的一个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了28%)、打假风波和美国一部分投资者发起的集体诉讼,还只是阿里一系列危机的刚刚开始。有人算过一笔账,2014年谷歌收入将近是阿里的6倍(谷歌648亿美元,阿里114亿美元),可阿里在去年双十一时的市值居然超过了3000亿美元,几乎快接近谷歌的市值(3600亿美元左右),同为电商,亚马逊2014年的平台部分收入超过300亿美元,是阿里的三倍,可市值只有阿里的一半(亚马逊的最新市值在1600亿美元左右)。如果按照这几家大公司正常的PSG(经过增长率调整的市值销售收入比)和PE市盈率)计算,阿里的正常市值应该不会超过1000亿美元(最新市值为2200亿美元),换言之,阿里还有挤掉一半泡沫市值的空间。  

从1月26日就淘宝平台上的假货问题爆发的“打假”和“假打”风波,阿里的市值已经跌破300多亿美元,有人戏称,这相当于一个京东已经灰飞烟灭(京东最新市值为339亿美元)。相信类似这场“打假”和“假打”闹剧还会再次一幕幕地经典重现,那么,除了阿里巴巴之外,谁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一个劣币横行的市场上,规则被践踏,普通消费者权益被漠视,后者才是最大的受损害群体,相信2019年阿里、政府监管者、用户和美国投资者之间的精彩博弈大戏还在后面。  

附录:阿里巴巴、国家公司总局2019年“斗法”大事记  

1月23日,国家公司总局在其官方网站发布《2014年下半年网络交易商品定向监测结果》,报告显示,淘宝网“被抽样样品最多,正品率最低”,仅为37.25%。此报告经媒体扩散,业界哗然。  

1月27日14时,淘宝官方微博转发“一个80后淘宝网运营小二心声”公开信,出人意料地对公司总局市场规范管理司司长刘红亮隔空喊话,指责其主持的这份定向检测报告抽样不科学、程序不合法等问题。后有媒体调查发现,该“淘宝小二”真名胡冰,花名“潇峰”,为阿里安全部业务安全信息中心资深安全专家,微博认证名称为:“杭州市余杭区网络文化协会常务理事。”  

1月27日22时,国家公司总局新闻发言人回应称,网监司一直秉承依法行政的原则开展网络市场监管执法工作,“网络交易商品定向监测是评估市场风险、警示违法经营的重要工作方式。”  

1月28日上午,国家公司总局在其官网发布了2014年7月16日刘红亮司长在浙江主持专项行政指导座谈会后形成的《关于对阿里巴巴集团进行行政指导工作情况的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该《白皮书》中指出阿里系平台存在“主体准入把关不严、商品信息审查不力、销售行为管理混乱、信用评价存缺陷、内部工作人员管控不严”等5大问题,并且批评浙江公司局和杭州公司局地方行政管理部门“工作缺位”,严厉批评阿里高层,阿里文化中存在着的“傲慢情绪”,要求阿里“从自我陶醉状态中清醒过来”、“法律面前没有特殊的市场主体,阿里系主要高管要有底线意识和底线思维”等等。  

1月28日14时50分,淘宝官方发此发表声明,决定向国家公司总局正式投诉刘红亮司长个人,称其执法行为“程序失当、情绪执法”。  

1月28日16时56分,淘宝官方微博发表文章称,即时起成立由300人组成的“打假特战营”,马云说假货不是淘宝造成的,但淘宝只能“承受委屈认下它,解决它”。  

1月28日,《白皮书》当晚在国家公司总局官方网站上被悄悄撤下,仅保留了链接地址。  

1月29日,阿里巴巴受与国家公司总局“打假”风波及财报利润大幅下滑影响,股价当日大跌近11%,收盘89.81美元跌8.78%,市值一日之间缩水近300亿美元。  

1月29日晚,阿里巴巴集团副董事长蔡崇信在公司第三财季财报会议上,批评《白皮书》“立论方式错漏百出,并有意针对阿里巴巴,整个手法非常不公平。”  

1月29日,国家公司总局的官方网站上《白皮书》被完全删除,相关网址链接也打不开。  

1月30日22时,国家公司总局网站发布消息称,国家公司总局局长张茅当天在公司总局会见了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肯定了电子商务和阿里巴巴所发挥的重要作用。马云则表示,阿里将积极配合政府部门打假。此外,公司总局发言人在30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声明,此前公司总局网监司发布的《白皮书》并不具有法律效力


上一篇:《亮评》阿里PK公司 马云让座健林

下一篇:公司总局网监司可给阿里发白皮书?


cache
Processed in 0.04869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