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最新南京公司注册流程及费用,吉客10年专注公司注册、法人及地址变更、公司注销、代办营业执照

南京公司注册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南京公司注册01 6076210 南京公司注册02 6076210
客户热线:17361896977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南京公司注册电话

公司局查埃森哲 微软垄断殃及池鱼

作者:南京公司注册 ID:849 / 打印

  

8月6日,国家公司总局专案组对微软公司继续进行反垄断突击检查,其中包括埃森哲。该突击检查意味着,国家公司总局将打击范围扩充至和微软有业务相关的外包公司。  

文/侯继勇汪传鸿  

8月6日,国家公司总局专案组对微软公司继续进行反垄断突击检查,其中包括埃森哲。该突击检查意味着,国家公司总局将打击范围扩充至和微软有业务相关的外包公司。  

公司总局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局在国家公司总局官网公告称,目前检查还在进行中。  

埃森哲缘何被查,目前原因不明。中国智能终端操作系统产业联盟负责人曹冬认为:“可能是因为信息安全原因,埃森哲在中国服务的客户包括政府机构与众多央企。”  

从提供咨询服务的埃森哲,提供高端服务器的IBM,提供操作系统与办公软件的微软,到提供智能终端的苹果,IT厂商在中国正遭遇一场普遍的信任危机。危机如何衍化将影响中国IT市场格局。  

埃森哲缘何被查  

8月6日,公司总局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局在国家公司总局官网公告称,根据《反垄断法》规定,国家公司总局组织由北京、辽宁、福建、湖北等4省市公司执法人员对微软公司在中国大陆的一个经营场所、一个其他有关场所,即微软(中国)有限公司尚未完成检查的部门和人员和承担微软公司财务外包的埃森哲信息技术(大连)有限公司同时进行突击检查。  

埃森哲(Accenture)是一个管理咨询、信息技术和业务流程外包的跨国公司。经营的外包业务主要包括应用系统外包、业务流程外包和技术基础设施外包等三个方向。该公司于1989年被原先主营审计业务的安达信公司分拆,成立主营咨询业的安盛咨询公司,后于2001年改名埃森哲。  

作为一家提供管理咨询、信息技术和业务流程外包的公司,埃森哲既直接面对政府、大型企业等机构,也与微软、IBM、甲骨文,EMC等公司合作,与这些公司的产品打包成解决方案,一起卖给政府、大型企业等。同时还与微软、甲骨文、IBM等公司合作产品开发。  

此次被查封的埃森哲信息技术(大连)有限公司是一家员工接近5000人的公司。在有“中国的班加罗尔”,“中国软件后花园”之称的大连软件园,埃森哲是与IBM、甲骨文、东软、海辉等一起最有名的软件公司,在大连软件外包业发展的过程曾是大连软件园吸引其他软件公司加入的名片。  

埃森哲信息技术(大连)有限公司主要从事流程外包,客户包括中国的金融、银行、医疗等各个行业的客户。某种意义上说,埃森哲大连的服务器是这些客户的后台,是BackOffice。  

尽管数据在中国本地,但作为一家国外公司,其有可能从远端了解到BackOffice的各种数据。基于上述事实,曹冬认为,使用埃森哲的服务有信息安全方面的担忧,这是埃森哲被查的原因。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接受笔者采访时认为:“埃森哲被查不应该是信息安全方面的原因。”他的理由是,信息安全问题不归属国家公司总局,埃森哲是被微软拖下了水。  

赵占领对笔者表示,中国反垄断的监管在执法层面涉及三个部门,一是商务部,企业间进行并购,应该交商务部反垄断局去审查;第二是国家公司总局的反垄断局,该部门的职责主要是查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案件;发改委是第三个反垄断的执法机构,它主要是审查价格垄断的案件,比如垄断协议、联合抵制交易等。  

微软与埃森哲在全球有紧密的合作。安盛改名前一年,即2000年,埃森哲曾与微软共同创办了全球商业技术解决方案公司埃维诺。赵占领认为,通过调查埃森哲可以查到微软垄断的证据。  

IT外企信任危机  

7月28日,国家公司总局组织由北京、上海、广东、四川、福建、湖北、江苏、重庆、河北等9省市近百名公司执法人员对微软公司在中国大陆的四个经营场所,即微软(中国)有限公司以及上海、广州、成都的分公司同时进行反垄断突击检查。  

7月29日,公司总局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局通过国家公司总局门户网站发文称,国家公司总局专案组对微软公司进行反垄断突击检查。从目前的公开消息看,微软存在的问题包括Windows操作系统和Office办公软件相关信息没有完全公开造成的兼容性问题、搭售、文件验证等问题。  

在7月30日发布的声明中,微软只是简单回应称,其始终如一遵守并符合中国法律法规,会积极解答政府部门可能有的疑问。此次突击后,微软继续向媒体给予类似的答复。  

随后的8月4日,国家公司总局再度正告微软公司要严格遵守中国法律,不得以任何方式干扰、阻碍案件调查,保证案件调查的客观公正。赵占领说,这是因为微软在执法过程中极不配合。  

“微硬”的抵触也出现在IBM公司身。徐永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IBM大中华区咨询业务的国企客户数量大概占三分之一,如果禁令使用IBM服务,IBM失去三分之一的客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失去了外国咨询公司帮助后,对国企自身的伤害会更大。”  

除了IBM外,苹果也遭遇了类似的危机。8月6日,有消息人士透露,中国政府已经将苹果公司的10款产品从政府采购名单中去除。此次从政府采购名单中除名的设备共有10款,包括iPad、iPadmini、MacBookAir和MacBookPro等。  

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今年6月起草的初步采购名单原本包含这些设备,但7月的最终名单已经将其悉数删除。前不久苹果公司承认,公司员工可以通过一项未曾公开的技术获取iPhone用户的短信、通讯录和照片等个人数据。这意味着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和执法人员等均可利用该技术通过“授权”电脑绕开备份加密,进入全球已联网的iPhone。  

过去一段时间里,高通也遭遇中国反垄断调查,反垄断调查已持续8个月。  

业界普遍认为,微软在此次反垄断调查当中将面临巨额罚款。按照《反垄断法》的规定,企业罚金应该是其上一年度营业收入的1%至10%。按照该标准,微软的罚金将高达上亿美元。  

倪光南最近笔者采访时认为,国外的IT提供商危言耸听,高速发展的中国需要美国的IT技术(服务器,软件,数据库等)做支撑,需要美国的商业智慧(咨询)做支撑。“事实并没有这样可怕,只要给国内厂商机会,我们可以自己搞定。”  

“阿里巴巴都去IOE了,其他企业也可以,关键是如何迈出这一步。”倪光南说道。


上一篇:公司总局反垄断:强势微软被调查

下一篇:公司总局禁令会导致双十一转型吗


cache
Processed in 0.042734 Second.